TypechoJoeTheme

技术小栈

统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村子里的人都得了一种怪病

2021-06-07
/
0 评论
/
48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06/07

1

柳州十万群山山阳村

刘犊子是第一个患了病的村民

怪病在他体内快速繁衍迭代先是嘴里的味道变得腐败几天后舌底异痒忍不住用下齿轻轻刮擦微有刺痛之后在他舌底和食道爆发出了连成片的细小脓疮颜色猩红奇痒难当轻轻一碰又是炭烙一般疼痛小泡很快长得熟透由红变黄莫说进食咽唾沫都像吞了一把针只能任由口水从嘴边溢出

村头李大夫拿压舌板挑起他已经无力蜷缩的舌头见底下长满了小眼睛一样的疱吓得手一缩撤了压板舌肉软软的塌下居然挤破了几粒透亮的疱儿颌内泛起淡薄的一层黄水刘犊子痛苦得张着嘴发出嚯嚯声手脚蜷缩抖得剧烈

李大夫擦擦汗交代刘家人准备后事出门时天色已经晚了

那一夜黑得并不沉天空像浸饱了辣椒油的纸隐隐透出暗色红光有些不祥

从刘犊子家回来第三天李大夫睡前照例要与婆娘亲近婆娘捂着鼻子问他是不是吃坏了肚肠李大夫杵在床上思索了会子只觉得并未吃过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便也不顾婆娘扭头不愿强将她卷到身下去了

再隔了几日李家婆娘去禽户家里换鸡蛋禽户与她讨价时轻轻皱眉撇头回家途中觉得舌底喉根有些痒意便捂着嘴咳了几下到家见李大夫一脸惶恐得张大了嘴手伸到喉咙里不知在探什么突地像被烫到一样跳了起来看向婆娘时已是一脸灰白死相

刘犊子的薄皮棺材停满七天从堂屋里被家里后生搬出来往坟山走时李大夫和他婆娘已经疼死在了铺上二人皆是张大嘴状若嘶吼手指头拢在喉咙处扭得像干枯的枝蔓指甲缝里全是自己脖颈的皮肉

路上纸钱纷飞孝幡轻扬刘家后生慢步缓行却不知自家族叔也有了搭伙的路伴

不出十日几个菜贩子与那些抬棺后生依次病倒也是一般诡奇的死状

再过不久山阳村里开始弥漫着一股温潮朽烂的味道像长久不喝水的病人嘴里吐出的黏稠气息

2

汪瘸子指天发誓见到一个体型瘦小的白皮孩童一手持白幡一手掩嘴而笑拐着腿纵身上了刘犊子家屋顶李大夫看病回家那晚那小童也在暗红夜色下一路窃笑而随

这小娃子会不会和这怪病有关汪瘸子嘟嘟囔囔

一旁的卢小花拉过被子脸颊飞红拿手指戳汪瘸子的脸莫在我面前提小娃子的事情

你闻闻我嘴里有没有什么味道汪瘸子拉过卢小花往她脸上哈气嘴快罩到她鼻子上

卢小花摇摇头就是剌花烟的味儿你也闻闻我的说完也凑过嘴去

汪瘸子一口叼住白皙女人艳艳的唇卢小花本来想要推开他哼了一声手无力地搭在汪瘸子肩膀身子软在他赤裸的怀里

卢小花脑袋昂起挣脱汪瘸子的嘴幽幽地叹了一声冤家还来

汪瘸子我再给你个娃子

3

瘟疫爆发得异常猛烈且越来越暴虐一开始患病的人还能抗几天到得后来身子骨弱些的早上才闻见自己嘴里有味晚上就会暴亡

卢小花也死了不过是死在她那位出了名的窝囊的丈夫手里

她丈夫趴在她雪白的肚皮上耿着脖子打了个哆嗦卢小花嘟囔着埋怨想要起身去够绢子却被丈夫伸手扼住了脖子骑到卢小花胸口膝盖压住她胳膊反正老子也要死了非得带你个偷人生野种的一同走

卢小花听闻野种二字满脸惊惶张大了嘴嘶哑着说孩子是你杀的

她丈夫抬起屁股将身体重量全部压在手上嘴脸扭曲李大夫说我一世不可生育谁的野种

卢小花想喊声音却被死死堵在了喉头只得不住拍打床板发出砰砰的闷响枯瘦的窝囊丈夫表现出了生平第一次男子气概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大口呼出腐鱼味的潮气将卢小花牢牢钉住直到她眼珠里的血丝一条一条爆出嘴角溢满粉色的细沫再不动弹他才紧紧抱着逐渐冷去的丰润女人不住亲吻哭得涕泪横流

汪瘸子后来又见过几次那个苍白皮肤的孩童哪里出没都会死人便越发确认那孩童与瘟疫有关系四处宣讲开始没人相信后来人死得多了大家才半信半疑满山去找那个古怪孩童没人见到它的踪影

村里人逐渐一个个都病倒了躺在地上床上捂着喉咙翻滚发出嚯嚯的声音却再爬不起来过不久村子成死村只剩下汪瘸子一个活人

死的人太多他埋不完只能任尸体在床上埂头井边发黑膨胀肚子炸开内脏化为黏稠的脓液

人油深深地沁透了泥巴野草看得见的疯长

村里风变得缓慢沉重那股味道日渐浓稠混合了呛人熏眼的尸臭像夏天烈日晒化的松油包裹了小村

4

汪瘸子第一个埋的就是卢小花

他埋葬的不仅仅是情人还是自己早夭孩子的母亲

他和卢小花曾有过一个男娃出生时汪瘸子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一个天残之人竟然有了后人惊的是怕卢小花丈夫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种卢小花母子受苦捱难

未曾想孩子才生下来不出几日就死在了襁褓里他不敢当众前去吊丧只有远远地站着望着卢小花家屋棚抹眼泪

夭折的孩子入不得祖坟卢小花不忍心孩子暴尸荒野便趁夜色偷偷抱着孩子尸体撬开宗庙的青石地板将孩子埋在庙里只求祖宗护佑苦命的孩子来世能投个良胎

妇人死后自然没了生前的鲜活瞪大的眼珠有一种皮革的暗淡反光几只苍蝇停在她眼珠上细长的嘴不住弹出吮吸残留的汁液

她曾与他日日寻欢为他生下了唯一的孩子最终却光着屁股死在了同样赤裸的丈夫身边这让他有超越悲伤的莫名愤恨

他先拿起卢小花家里的磨刀石哭嚎着用尖锐的棱角一下一下把她丈夫的下身砸得稀碎红红白白筋筋脑恼糊了半床才用被褥裹了卢小花的尸体抱到院里挖坑埋了堆了一个小小的坟包

村落处于柳州十万群山之中自古就与世隔绝村民极少出山不知当今皇帝是谁几年都难见一个外乡人如今村民们都死光了就剩汪瘸子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只能挨家敲掉铜锁搜刮米粮为了吃得久些就混野草煮粥喝小锯子一样的叶子拉得嗓子刺痛

5

这一日汪瘸子正在卢小花坟头忙碌却听见身后有个喑哑的声音堪忍秽土多受众苦可亲眼见得地狱光景幸甚

汪瘸子吓了一大跳转身一看却是个僧人

这和尚个子矮壮头颅似虎浓眉大眼胡子硬扎扎往外戳着一副金刚面相

阿弥陀佛贫僧远处观气此处鬼气森森死气弥漫你们村怕是来了疠童和尚一手拿着伏魔铃晃了一晃响得清脆

疠童是啥我不晓得倒是见着个古怪孩子像个剥了皮的猴手里还拿了个惨白的幡汪瘸子望着和尚手里的铃铛这铃儿黑黝黝油亮亮铭了古朴纹路暗暗地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青色

那幡是收魂用的老和尚好奇地看着汪瘸子这东西不是天生天养乃是怨气借肉体凝化施主能看见

汪瘸子把胸口拍得空响像是拍一个木箱我亲眼见着这玩意儿还会咧着嘴笑操他娘瘆人得紧

和尚面目严肃还是莫操他娘施主还知道这东西会笑看来是真的寻常人瞧不见疠童你却能瞧见全村人都死了就你活着这场暴疾或许与施主有关

汪瘸子抖了一下像冬天尿完最后一滴尿大师傅你别吓唬人我一个清白光棍与那鬼物会有什么关系

和尚摇了摇伏魔铃贫僧来此死地是发了大愿的怎么会吓唬你

汪瘸子看着和尚的眼睛像望进一个无底的黑井这儿人都死光啦大师傅还来干嘛

和尚回望汪瘸子目光幽远沉静疠童不除整村百姓横死怨气更盛以怨养怨这孽障便可走出大山以大灾患祸害世间那个时候可就来不及了我来是先收怨气鬼再度横死人

汪瘸子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咽喉并无异状才放下心来那大师傅你说该怎么收这鬼娃娃

和尚一撩僧衣坐到了地上疠童最见不得生人贫僧入此村落他定会来取我魂魄无需刻意去寻

汪瘸子见和尚举动放浪不羁心生好感也随他坐下你是说你也会患病

大和尚点点头贫僧看不见它你却瞧得见到时候你告诉贫僧它的方位贫僧自有佛家神通能够收它

6

汪瘸子陪和尚坐着只觉得面前景象颇为虚幻自己今生今世唯一经历过的女人埋在土里或许正在腐烂坟边却坐了个不知道哪来的虎头和尚摇着伏魔铃嘴里言语全是怪力乱神

汪瘸子问大师傅你说这鬼物是怨气借肉体凝化可否说得更细些

和尚伏魔铃一摇但凡横死人皆有怨气在大战饥荒灾患之时死人太多怨气郁结于未经世事的婴孩尸身便会有疠童横行滋生瘟疫

汪瘸子奇道我们村子没打过仗土地也肥没饿死过人灾患更加没有却怎么也出了疠童

和尚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土有泉必有源需寻到根方能彻除此物你们村的风物志在何处

汪瘸子沉吟一会儿在宗庙中正西墙下的柜子里

和尚手一扬状若出征将军你我宗庙走一遭

二人沿小径走路变野草及腰偶见荒野曝尸皮肉烂去大半半凝的膏脂挂在雪白的骨头上大和尚眼含悲悯手中伏魔铃晃得叮当骤响沿途只是诵经不停

宗庙已经朽败屋顶上瓦片缝里长出荒草门与柱子上的漆褪色干裂翘起锐利的边角水磨石台阶中间被磨得发亮和尚推开朝东建造的宗庙大门汪瘸子紧跟其后空荡荡的大厅扬起一阵细尘

山阳村宗庙与别处宗庙不同祖宗牌位并非供在桌上却挂满了四面土墙中间一块大板子方桌上面放满了已经腐烂生蛆的贡品汪瘸子一指西墙下的柜子和尚高声道一声得罪撬开汪瘸子所指的双门柜搬出一摞卷宗拿袖子拂去厚厚一层灰土放在贡品桌上一边摇铃一边细细翻阅

汪瘸子站在和尚对面同和尚一起看他识的字少看得一会儿也就累了和尚铃声清脆听得久了只觉一下一下恰与自己心跳相合不由得犯起困来歪着脑袋冲瞌睡.

7

正迷糊间却听见和尚一拍桌子有了这地方风物志里说山阳村太过偏僻外人极少村内人丁不旺常有近亲成家若生下天残孩童便会由村长老将婴童杀死村里人怕鬼婴寻仇杀畸婴时便用沸水自嘴灌入体内死后还要将尸体炼化成灰骨殖捣碎自古至今畸婴不下千人

和尚摇了摇虎头叹道愚不可及怨气岂是沸水浇得灭凡火烧得尽的

汪瘸子望向和尚和尚也抬头望向汪瘸子满眼疑惑王瘸子抓抓头大师傅你说的规矩我也知道我虽是天残但生下来时手足强健长到十二岁时有些长短腿到了三十岁才瘸的那时节要杀也晚了

和尚沉吟一会儿孩童枉死怨气最毒定是累世枉死的娃娃凝化的这猛厉鬼物只是怨气有了但都烧化成了灰尚缺能够郁结怨气兴风作浪的婴童尸身

汪瘸子灵光一闪猛地打了个冷战我......我或许知道

和尚看着汪瘸子施主请说

汪瘸子说我与卢小花就是我的......相好有过一个孩子但是生下来不久就死了因这孩子并非天残便没有沸水灌喉炼尸为灰

和尚面色肃然那孩子埋葬何处

汪瘸子指了指地板按祖宗规矩早夭孩童不可葬于祖坟我那相好就将他悄悄埋在宗庙求先祖护佑

和尚沉着脸点点头卷宗翻得刷刷响动畸形婴童炼化之后骨灰拌在米浆之中涂抹于…………宗庙四墙以祖宗牌位相镇也是此处

二人四目相对汪瘸子额头流淌下一行清汗问道这鬼物莫不是我苦命的孩子所化

和尚不再言语丢下卷宗盘腿坐下口诵佛经伏魔铃重新响动

8

突然和尚铃声不再清脆有铿锵兵戈声汪瘸子余光见门外有个小小的苍白身影一闪而入惊慌地低声道来了来了

和尚手拢住自己口鼻哈了口气闻了一闻肃然道来了

那小童提了幡窃笑着站在面前和尚却看他不见四处搜寻

此前都是远远瞧见头一次离得这么近汪瘸子仔细去看见那小孩双眼青黄色如死鱼白皙皮肤上斑斑绿痕阴蓝色的血管暴凸如同蛛网

我的孩子居然成了这么一个害人魔头汪瘸子心里万分恐惧又惊又惧

小童扬起手里的惨白小幡冲大和尚招了一招大和尚身子猛的一震神情痛楚嘶哑着嗓子高声诵经将伏魔铃重重摇了几下往上一抛那铃儿便悬在半空兀自摇晃不休

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

孩童见到伏魔玲止住了笑黯然无神的眼睛盯着铃看那铃忽地迎风变为水桶大小飞向疠童疠童将幡一丢咧嘴大哭哭声如同铲刮锅底刺得汪瘸子捂住了耳朵当啷一声疠童被铃铛罩得严实

虽被罩住疠童却仍然在铃下左右冲撞巨大的铃儿晃动不停和尚站起身来从怀里摸出一道黄符贴上铃下这才安静下来

成了吗汪瘸子擦了擦汗问和尚

和尚摇了摇头脱下僧袍露出一身虬结筋肉低喝一声胸腹肌肉如同大海怒涛块块起伏他将粗壮手指咬破以血在胸口倒写经文对汪瘸子说提起铃来

汪瘸子战战兢兢将大铜铃提了起来往里面一看疠童被囚在铃中面色萎顿如同底部有个透明盖子一般也掉不出来

大和尚写完经文紧闭双眼将血抹在眼皮上如同画了山夷战妆一片杀气再睁眼时眸子中金光四射晴天朗日

孽障大和尚怒喝一声撕下黄符伸手入铃将疠童倒提出来此时他以血经换命开了天眼通才瞧得见疠童汪瘸子见疠童张大了嘴恐它嘶啼忙捂住耳朵那和尚却虎目圆张眉骨凸起口中爆出獠牙晃晃脑袋头颅变得大若水缸将那鬼物一口吞下

9

汪瘸子看得目瞪口呆这和尚只怕比疠童还要凶残百倍疠童或许念及血肉之情未曾害过自己这和尚可就拿不准了

和尚又晃晃脑袋化为原型对汪瘸子鞠了一鞠施主受惊了

汪瘸子连连摆手说不出话来

和尚穿上僧袍捡起伏魔铃晃了一晃说道收了怨气鬼该度枉死人方可根除疠童护佑一方施主度人既是度己可愿与贫僧一道

汪瘸子不知如何是好张嘴结舌道大师傅你别吃我

和尚哈哈笑道施主说笑了贫僧乃是地藏王坐下摄毒鬼僧专食害人之物行仁恕之事并不会加害于你施主不必担心 

汪瘸子半信半疑点了点头只要大师傅不吃我什么都好说

和尚拍了拍肚子除魔需除根这疠童起初依凭的定然就是宗庙之中的婴童怨气咱们就先除了此根

汪瘸子点了点头问和尚大师傅需要我做什么

和尚摇了摇头晃了晃伏魔铃铃声恢复清脆之声和尚踏着铃声韵律大步在宗庙之中走动起来每一步都踏得大有讲究如同古老的舞蹈口中念念有词诵经不止

只一盏酒时分宗庙中就隐隐有颤动之声自四面涌来初始轻如蚊蝇振翅细不可闻霎时便是尖锐磅礴刺耳欲聋祖宗牌位一块块被抖落在地上墙上的土灰块块剥落露出筑墙的青砖残余的土灰渐渐显现出一张张狰狞婴孩面孔

他们张大了嘴双眼瞪圆似乎在无声地咆哮诅咒和尚大汗淋漓手中伏魔铃摇得更加用力脚步慢了下来每一步都踏得辛苦而坚实

直到墙上土灰不在落下婴儿面容清晰和尚才怒喝一声晃晃脑袋又变成方才吞噬疠童的模样大口一吸墙上的婴儿面孔嘴中便有一股股灰色烟尘喷薄而出被他吞入腹中

汪瘸子在一旁看着他瞧见哪一股灰烟被和尚吸干勾勒出那个婴孩面孔的土灰便会碎为粉末宗庙中烟尘弥漫围绕着和尚旋转飞扬斗室中如同起了飓风刮得汪瘸子睁不开眼睛

和尚额角青筋暴起胸腹高高隆起吸入所有灰烟墙上只剩青砖之后一拍山一样隆起的肚子瞬间又变得平坦如初容貌也变回了原样

和尚一摇伏魔铃得了咱们去村里除怨说罢昂首阔步走出门去汪瘸子忙随其后

才出宗庙和尚眉头一皱捂着肚子倒在道旁浑身颤抖大汗淋漓汪瘸子要去搀扶却被和尚一把推开不好这疠童执念太强在我腹中残而未亡此时我吸入怨气太足它已然借此重生我再降他不住

话才说话和尚双眼一翻背脊僵直钢针胡须根根脱落身上筋肉逐渐干瘪惨白他挣扎着将一张黄符丢向汪瘸子贴于铃上

说罢掏出伏魔铃朝天一抛铃铛骤响如风旋转着变得如同小塔将他罩在铃下汪瘸子忙将黄纸贴好又怕吹风落雨损毁黄纸便使力抱起大铃入手却不甚重往铃中瞧去和尚已经化为疠童样貌身形却大了几圈趴在铃底面目狰狞朝汪瘸子龇出森森白牙汪瘸子惊得抖了一抖将铃放入宗庙正中拜了一拜瘸着腿飞也似的逃走此生再未归山

10

1899 年朱红灯竖起大旗天下义和拳兴清灭洋清政府派袁世敦率兵镇压于森罗殿大败拳民马金叙活捉义和拳首领朱红灯心诚和尚一股拳民往柳州逃窜遁入了十万群山按柳州志所载来到荒芜的山阳古村只图寻得片瓦遮雨避寒也存了卧薪尝胆养精蓄锐来年出山再掀波澜的念想

村中只剩宗庙还未完全腐朽众人推门而入见一口大钟罩在地上铭文古朴色作黝黑隐有暗青在满是灰土的宗庙中莹莹闪亮没半点落尘众人啧啧称奇围住观瞧却见铃上贴了黄符一张一人伸手撕下符纸来看旁人欲阻却已晚了

只听得宗庙内铃声大作古铃猛地晃荡起来

众拳民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己亥岁柳州天行大疫朝发夕死十室九病死者七八城郭邑居为之空虚而存者无食亡者无棺殡悲哀之送大抵虽其父母妻子也啖其肉而弃其骸於田野由是道路积骨相支撑枕藉者弥二千里白骨蔽野春秋以来不书——柳州通志

□ 卓钥


奇说妙语:20 个猜得到开头
朗读
赞 · 0
版权属于:

技术小栈

本文链接:

https://inncms.com/109.html(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