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choJoeTheme

技术小栈

统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我只有七块钱

2021-06-08
/
0 评论
/
46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06/08

 我只有七块钱她看着我眼眶红红的耸着肩膀在那儿抽噎

我听着厌烦点了根烟抽起来

所以说你只有七块钱就想我帮你杀人我挠挠头不可置信

我可以给你做工……咳……她看起来并不习惯烟味即使努力躲闪飘在空中的二手烟也还是被呛到了

我走向她握住她的肩膀转了一圈审视着这个小女孩

她的身型跟邻居家的女儿差不多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开门干干瘪瘪的身材穿着破旧的白色长袖上衣下身是街边二十多块的牛仔裤脚上是穿了不知道多久的帆布鞋

我皱起眉头

小孩我不知道你从哪儿要来的我的地址可我收费一向是这个价格我指了指在木板上刻着的价表你如果付得起我现在就能接下你这单

我没钱她手里攥着七个硬币怯生生地看着我

那就请回吧小朋友我躺回沙发 拉开一罐啤酒的易拉环将之前关闭的电视机开启顺便还调了个台

我不回你不答应我就……我就赖在你家里她说着一把跳上了我的沙发

小朋友你要知道这个社会很险恶的我笑着靠近她如果我是个恋童的坏人你现在就逃不掉了

她仿佛大梦初醒吓得滚下了沙发

逗你的我仰头喝了一口啤酒我对你这种小孩没兴趣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

你你……她羞红了脸你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种话

还说赖在我家呢这就吓着了我瞥着她就你这心里素质杀鸡都没见过吧

我……我见过她后边话说得极小声我便也没去管她

快滚吧我可不想养个麻烦货我开口驱赶她看她一副心事重重不愿离开的模样索性随她去独身进了卧室锁住门

躺倒在床上从床头柜里翻出片口香糖扔嘴里嚼了

我叫程一当然不是真名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是个杀手是个靠结束别人生命赚钱的手艺人

与刚才我胡诌的不同我从来不自己接单我有个朋友或者说是中介人我叫他圣诞老人他替我接单我拿到定金和目标的资料干活对方确认了目标死亡之后把钱汇入圣诞老人的账户我让他抽 5% 的成

我向来独来独往不爱跟人一块儿干原因其实挺尴尬的不是我太冷漠而是跟我组队的基本上都死全了本来也就是组个队干这行的生死看得挺淡的我也没什么阴影就是不爱去祸害人了

我躺床上口香糖嚼得发硬了往垃圾桶里一吐正准备缩床上躺一会儿没想到圣诞老人打来了电话

阿程啊来活儿了快来酒馆正当我想拒绝的时候他电话倒是挂得快

我打开门猛然间想起门外还有个麻烦在等着我

本以为她碰到了钉子会哭哭啼啼离开没想到她还在甚至还将客厅整理了一遍随地乱扔的啤酒罐和外卖餐盒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垃圾袋里小姑娘正脱了鞋站在椅子上拿抹布擦拭柜子上的尘渍

见我开门出来一惊连忙下了椅子跳进一旁的鞋中踢着脚把搭扣搭上

我要出去一趟顺便送你到车站我道一边抓住衣帽架上的外套披上

我不回去她闻言往沙发上一钻死死扣住沙发的边冷冷地看着我

那眼神就像是要跟我殊死搏斗一样我看了眼时间想着再晚圣诞老人先生肯定又得好一顿唠叨索性直接出了门

回来再教训这小孩儿一定得把她送回家

和圣诞老人会面的地点是我们的老地方那是一家名字叫酒馆的酒吧里边三教九流啥人都有所以我也不敢带着那小孩儿来这儿

我平日里不怎么喜欢开车酒馆离得不远打个车很快就到我在车上点了根烟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象

嗯……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感叹一句生活不易活着艰难不好意思我可没那么多屁事

往事没什么好回忆的泡过几个妞杀过几个人这种东西说出来也是给人当笑柄行内的谁没个经历大家都有故事谁比谁深刻呢

这种东西吧不敢想也不能想干这行的一多愁善感就得出事

出租车速度还算快没多久我就到了酒馆门口

还没等我推门里头出来个高高胖胖的中年男人鼻下还留了几撮小胡子还没等我开口就急急忙忙开门把我往里拉

阿程啊你是爬过来的么我都等你二十分钟了他道

急什么我习惯了他的唠叨跟着他往里跨

酒馆的装修一直是我喜欢的样式暗处多谈事儿能窝在里边酒馆老板也是个聪明人向来不多问不多打听看我进来了老板转身去调酒每次我都是老样子他也索性没有多问

阿程啊这个单子我是专门为你留着的圣诞老人急匆匆地从包里掏出来资料递给了我

我低头看目标是个 40 岁的中年人秃顶肥胖照片上是他匆匆往前赶路的样子嘴里还叼着个汉堡

这是我看着照片上的人

一般他下午六点在步行街出没有保镖八点独自回到自己的住所特规律圣诞老人笑了笑雇主要求自然死亡

知道了佣金多少

三十万

那是个大单子我道这位来头不小吧

明儿能见报的那种圣诞老人笑呵呵地说道

最迟多久动手

这周之内

我盘算了下日子还有三天时间足够我动手的了

拿起定金往包里一装 正欲走这个时候老板端着酒过来了我索性一饮而尽将百元大钞往托盘上一放

要是往常回家都是慢慢悠悠荡回去的奈何今日家里还有个祸患于是打了个车赶回去

一开门我懵了要不是知道家里有个小孩儿我要真以为家里进小偷了

这小孩儿看起来瘦瘦小小说话畏首畏尾的没想到居然会做家务

我走进门把衣服挂在衣帽架上还没等我打量完毕小孩儿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双拖鞋

先换鞋先换鞋我刚刚擦好的地她道

我还傻着听她话换上了鞋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反应过来

不对小孩儿你过来我忽然意识到什么你怎么把我房间洗劫了

你房间很脏她看着我越说底气越不足还臭

那你整理完了我打量着她

整理完了

记得关门我话罢斜卧在沙发上

她不说话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不一会儿也斜卧在了沙发上

你到底想干嘛

我要你帮我杀人

杀谁

我爸

我听闻她的话忽然有兴趣了起来

你爸我转身走向冰箱拿了两罐啤酒递给她一罐

她迟疑了一下接着拉开易拉环畏畏缩缩地喝了一口

真难喝她的脸都皱在了一起

只有啤酒爱喝不喝我道

她听我这么说赶忙往嘴里喝了一大口又因为不熟悉酒味呛到连连咳嗽

我努力忍笑还是憋不住嘴角

你为什么要杀你父亲我问

他是个畜牲小孩儿的眼神犀利起来他该死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女孩儿和她父亲结怨很深话才说一半她的脸已经涨红了

她的双手握紧啤酒罐身眼神局促地看向我

那个畜生他……小女孩儿的眼泪说着就往下掉了起来他杀了我妈妈

他杀了你妈说实话在我看来这件事不如常人那么忌恨干这行没有几个家庭圆满阖家幸福的

他天天出去赌博喝酒回来就打我和妈妈

小孩儿将手臂的袖子掀开细嫩的皮肤上布满了红褐色的伤疤与青灰色的淤青小孩儿白皙的肌肤和深色的伤口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前几天他赌博输了回来要钱妈妈说没有钱他把家里翻得好乱找不到钱他就去厨房拿菜刀砍我和妈妈妈妈护住我把我抱在怀里小女孩儿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妈妈流了好多血等爸爸发泄完回卧室我想给妈妈止血那时候妈妈已经没有呼吸了我不敢再待在家里他一直说我是赔钱货要把我卖了

我听着小女孩儿说也沉默下来

她忽然哭着扑过来抱住了我我条件反射想要推开却发现她抱我抱得尤其紧

也罢毕竟还是个小孩儿

我僵硬地回抱住她我还没有跟小孩子这么近接触过

软软的一个小人儿我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她的眼泪湿透了我的前襟仍然没有减弱的趋势

我作了一番考虑试探性地开口

你想不想自己报仇我问道

小女孩儿听到我的话收了声抽着鼻子开口可我……

我教你杀人我道

她突然抬起了头眼睛里仿佛闪着光

谢谢你她又冲入我的怀中还在我的脸颊上留下一吻

想要我教你就要守规矩第一不可以亲我

听我话毕她便把脸蹭到我肩膀上抱我的手又用力了些

第二不许抱我

我发誓我是不会教一个未成年人使用枪支的我们这行可不提倡训练未成年杀手

小孩儿可能是之前在家里都靠自生自灭做饭的本事还真不错

我用叉子把意面绕住又喝了一口她端上来的一杯橙汁饮料没想到小孩儿还知道伏特加加上橙汁是螺丝起子啊

是有些小看了她

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在酒吧里这酒叫少女杀手……

想太远了

我看着这忙前忙后的小孩儿总觉得和什么东西有些相似

直到她把配餐的甜品放在桌子上我才突然发现她缺了根不停左右摇着的尾巴

小女孩儿冲我特别甜地笑着甜得我有些慎得慌

现在小女孩儿都习惯这么献殷勤吗

我吃完饭回到卧室整理那些资料嘱咐了小孩儿不能进来她也很乖地只偷偷在门外朝门缝里张望

我点了根烟将资料摊开就算资料上不写明其实我也知道这人不是政府高官就是某家大企业的老板不然是不会出这么大价钱的我翘着腿思索了会儿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自杀成不啊我问道

那边圣诞老人闻言笑了起来

成啊你做得漂亮点就行圣诞老人道

我挂了电话在资料上写了一些干活儿的流程以防之后忘记接着收了资料藏衣柜里

我能进来么小孩儿敲敲门

我知道她在门口守候已久轻哼一声她随即侧身跑了进来

你在忙什么她问道尚且年幼的她毫无顾忌地坐在我的床上

干活我道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她又问

没有别打扰我算是你帮大忙了我躺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找了片口香糖

小孩儿挺精看我拿了片口香糖自己也跑去床头柜弄了片来

二人一阵沉默只有嚼口香糖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我突然意识到还没有问她名字

你们杀手是不是都不用真名的她闪亮亮的眼睛望向我

我答

那……我叫阿蕙她支支吾吾地说

我能猜到这要么是她名字里的字要么就是她母亲名字里的字

阿蕙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想睡会儿我说

那我睡哪儿阿蕙问

随便我躺倒在床上很快地进入了梦境

我干活儿之前都会睡一大觉为的是工作时间能够保证精力

就像作家写作时有很多怪癖一样我们这行也有许多怪癖睡觉已经算是平常的了我记得有位兄弟杀人前喜欢烧照片还有个杀人前喜欢背圣经的

其实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入佳境但也有因此被警察追踪到甚至被抓的

对比来看睡觉只是个很安全的消遣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夜里我打了个哈欠走出门发现小姑娘正缩在沙发里看电视还有俩空着的啤酒罐倒在桌子上

你醒啦她高兴地跳起来从厨房端了些还温热的菜你一睡就睡那么久这都是中午的菜了

你吃过了我问

等不到你当然我就自己吃了她还有些委屈地冲我瘪嘴

我不作反应匆匆吃过晚饭之后看了看时间才十点半有的是时间

我理所当然地抢了遥控器把小孩儿爱看的动画片调到了付费电影频道这会儿里头正播着一部美国电影里头时不时的黄色笑话使阿蕙红了几回脸我转头过去发现小孩儿害臊正挡着脸偷看

暗笑她的童稚我摇摇头回了卧室刚一走只见小孩儿赶紧按遥控器调了台

把平时的工作包背上一些特定的物品往包里一扔

这种有特殊要求的可以说是精细活儿一般不好用枪得用刀及药物

嘱咐阿蕙在家看好门不要出去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里的动画敷衍地点点头

我真成老爹了

我叹口气无奈地把门关好喊她从里把门反锁了这才放心地上路

这个目标是个企业老板靠非法途径起家的捞的第一笔钱就不干净更别说之后的交易了

最近报纸上经常登他的慈善举措估摸着是要洗白也不知道杀他的人是哪路来历不过这个人仇家应该不少

我盘算着开车到了别墅区正门俩保安守着直接往里闯估计悬我找了一处矮墙翻了进去往之前资料里的摄像头死角躲躲藏藏终于到了这家别墅后院

杀手工作不会太繁琐这回蒙住脸把监控一切再把他厨房的刀一偷朝他胸口扎进去就是了就算我手脚不够利落雇主也会搞定一切

不过对我来说干好活儿就足够了

保镖打着哈欠又巡了一圈终于开着车离开

是行动的时候了

我撬开他通往后院的门虽然没有真来过目标的家里我的脑海里记得十分清楚我跨入目标别墅的第一步就可以清楚地听见目标家楼上电视机的声音熟悉的女人笑声熟悉的黄色笑话和我出来之前看的是同一个频道好品味! 我暗笑

他家厨房也在二楼比客厅更靠近深处我确保每一步都轻到不发出声音动作和缓地潜入厨房厨房没有开灯一片都是黑的我打开了手电筒往下照四周整洁得不像话从刀架上拿了把刀颠了颠还算顺手一看刀刃一点使用痕迹都没有

真是有钱人

我正准备离开却听见外边故作轻缓的脚步声刚刚我发出声音了不可能啊我疑惑着

左右环视并没有什么可藏匿的地方心中也不慌张只是遗憾

如果被他发现了可直接跳窗按照原来的路线翻墙逃走只是这 30 万包括定金都得还回去了

外边故作轻缓的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我的心也愈发紧张起来这个时候脚步声忽然停了下来我以为他要开门可算了算他的脚步应该还未到达门前未等我仔细思索怎么回事一些细碎的门铃声进入我的耳朵

这个时候有客来访我长呼了一口气目标转身下楼我正好藏匿在他卧室床下趴在地板上能清楚地听见楼下他的声音

你好叔叔我迷路了我记得我叔叔程二狗是住在这的……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入耳

是吗那你要不要进来坐会儿我现在有点忙等会儿可以带你去找目标的声音猥琐又恶心我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

是吗你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二人谈着话脚步声也愈来愈靠近听起来是上楼了

目标哄骗着女孩儿进入卧室我看着女孩儿走过来与目标对比起来脚的大小怎么看都是未成年孩子的脚

恋童癖……

我对这个人的厌恶更加深了 

小女孩往床上一跳叔叔你不是说给我吃糖嘛

我听着这个声音感觉有些熟悉

叔叔这就喂你吃糖目标说着也跳上了床瞬间整个床又往下压了好几厘米没有恢复的征兆

正当我想着什么时候我从床底爬出来将女孩从他身上扯下然后一击毙命之时忽然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伸了下来

我当即知道这个女孩就是阿蕙惊讶之余作为职业杀手的本能占据上风我把刀递给阿蕙

只听见一声熟悉的刺入人类皮肉的闷响目标连叫嚷的机会都没有

我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眼前躺着的目标胸口涌出血液他的前胸已经被刺穿很巧妙地往左稍偏刺入心脏目标手则仍然放在阿蕙的大腿上阿蕙显然还没有缓过来有些愣神地盯着目标

我连忙拉起她往后门走

你怎么来了我边走边问

来帮你啊怎么样是不是很及时她摇着自己扎起来的小马尾辫一跳一跳的

及时个屁我深知小孩儿的确来得很巧但若告诉她这件事只怕她从此之后天天来这种事儿

出了后门我拉着阿蕙照原路返回阿蕙很不服想要冲我讨个公道

你看看你连一点防身术都不会如果他在你拿刀的时候把你双手反剪怎么办我教训她

没有如果一切——都很完美毕竟是小孩她又怎么会在意我的教诲有很多时候吃了亏才知道反悔

刚才真的很险我说

可是我完成了不是么她向后靠去一脸惬意

我开着车思绪则不定

终于到了家我关上门拉她坐在沙发上

这是你今天第一次杀人我本来平静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在话尾带上了疑问

是啊她笑道

你不害怕我又问

这有什么好怕的她反问我

被她这么一反问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所经历的经验告诉我第一回杀人可没有这么洒脱的

或许她是个例外……

那你还真是个当杀手的好料子我说

谢了 daddy她条件反射地说

我可不是你爹我白了她一眼

mummy我能睡床么她用着乞求的小眼神

不能我说道我随即转身回房间把门锁了

突然想起了小孩儿一身血还没洗澡我开门准备叫小孩儿去洗

一开门傻了

看见阿蕙正在门前手里攥着俩铁丝

她看见我一愣赶忙往外跑

小孩儿能跑多快我一把手给拎了回来

从哪儿学的我问道

电视里说可以这样开锁的她无辜地看着我

你学没事想学我也能教你可你怎么能用这个撬自家的门我将她手里的铁丝拧一块儿扔在垃圾桶里

阿蕙眼巴巴地看着我我也不忍多教育她些什么

滚去洗澡

她闻言如获大赦跑去浴室的腿脚比谁都快

我坐在卧室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孩子还真的像是个当杀手的好料子动作快速冷漠引诱目标的手法也是无师自通

恐怕会是这行业未来的一颗新星

我思考着很快进入了梦境

翌日醒来阿蕙已经做好了早餐她端着托盘进来一副小厨娘的样子

Daddy吃早餐咯她把早餐端上我的床趁机跳了上来

我白了她一眼她只是跟我吐舌头吃完早餐我洗了个澡打电话给圣诞老人跟他约了见面的时间

Daddy我能跟你一起干活儿么阿蕙讨好似的看我

不能我回答得很干脆

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阿蕙说道

不行我道

阿蕙看我态度坚决也没有再多说只是撅着嘴在那儿生闷气

我看时间到了直接出了门在门外叫阿蕙反锁门她却因为闷气并不理我毕竟是小孩子啊我叹了口气

打车到酒馆发现又迟了圣诞老人一步他唠唠叨叨地嫌我不守时还是将钱给了我附带一张报纸上边写着慈善家做慈善为了救人原是涉黑团伙借机洗钱我瞄了几眼新闻大致是说他心中有愧在家自尽我抑制不住地笑了出来

最近有没有什么小一点的单子我问道

你程哥不是不做小单的么圣诞老人晃着腿

随便给我一个我没有管他话里带的那点嘲讽

带崽圣诞老人问道最近才死了个大龙他一死他崽跑的可比谁都快你挑现在带崽还真不嫌晦气

带崽在这行里可以说就是带徒弟不过基本上都以父子相称

圣诞老人从包里掏掏找找捧了一大沓资料袋出来

这里都是他双眼斜瞥着我

我随便从中抽了一个出来杀的是一个黑帮老大出价十万

在我们这儿小单指的不只是钱少还有难度低这一特点即使手脚不利落被警察追查到的几率也小有的时候警察管都不管

像是这位老大如果他死了不止是对立帮派获利警察也爽有的警察还会把击杀的功劳算在自己头上

我拿着资料袋放包里跟圣诞老人道了声谢慢悠悠地荡回家去

一开门满目是琳琅的菜品一旁居然还准备了红酒小孩儿拿着红酒酒杯递了一个给我

Cheers她道我俩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这么丰盛我疑惑

庆祝我昨天干得漂亮她笑嘻嘻地搬了板凳坐在我对面

下个月这个单子给你了我从包里掏出刚才向圣诞老人要的资料袋

真的她跳了起来绕过餐桌朝我脸上就是一顿亲

说过了不许亲我我道嘿嘿地笑着

说是把单子给她实际上也还是我带着小孩儿干不过这么说能哄小孩儿开心也值了

小孩儿持续兴奋了一整个月缠着我上街又是买衣服又是吃高级餐厅的还故作成熟地买了点化妆品不过小孩儿比我想象的聪明她在脸上涂涂抹抹画完了还挺好看

她糟弄自己的脸不说还去邻居家给那家女孩化妆玩儿二人身形相仿尺码相当送了人家好几条裙子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

终于到了要干活儿的那天我跟小孩儿说好潜入这个黑帮老大家里之后一切听我指挥她嘟嘟囔囔的好像有些不乐意不过一听我说否则就不带她瞬间乖乖地点头答应了

我拿出藏在柜子隔层里的枪递她了一把手枪小孩儿第一次见到手枪惊奇得不得了这儿摸摸那儿看看的我之前有教她使过枪不过一直没让她摸真枪

我又从兜里掏出把弹簧刀让她收好以防万一

背上背包拉着阿蕙坐上车朝黑帮老大家开去

记得戴手套我提醒她

她闻言从一旁的口袋里掏出皮手套伸出十根手指冲我晃晃

带好啦她眨了眨眼

很快到了黑帮老大的别墅后门黑帮老大比我想象的还要不把自己生命放在眼里

保镖小弟一个没有留下把监控一切基本没人能发现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牛逼要么就是傻逼

怪不得客户只愿意出十万了

我进去把监控切了让阿蕙跟在我后面

我尽量放轻脚步小孩儿则一如往常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凌晨两点黑帮老大估计也在熟睡中了在睡梦中死去倒也是个好死法

我轻轻推开卧室门和阿蕙走进房间内四周摆设很多偌大一个镀金虎头放在墙边还用玻璃罩子罩住了墙边挂了张裸女画像红唇微张双手托胸好不恶俗还真是黑帮老大的品味

阿蕙走进一看黑帮老大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女人还不等我考虑如何动手阿蕙先举起了刀狠狠地扎在他的胸口上他眼睛都来不及睁就彻底失去了性命

鲜血瞬间从胸口涌出来阿蕙的脸颊也沾上了血迹她抬起手用袖口把脸上的血迹抹去在黑暗里我只能看到她脸颊处被抹开了的血迹

动静太大一旁的女人被吵醒她坐了起来睡衣的绑带垂在两侧微微遮住胸口

你……她看着我站在她身边惊得就要尖叫

说时迟那时快在我正要考虑要不要杀女人刚将她嘴巴捂住之时阿蕙比我想的要敏捷许多一刀划破了女人的颈动脉她的脖子处喷溅出鲜血天花板都被弄脏玻璃罩上也溅上了一些像是老虎刚刚撕咬过猎物

一身血的阿蕙丝毫没有嫌身上脏倒是我看着她的模样有些瘆人

快走吧阿蕙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拉着阿蕙出了别墅跳进车里

真爽她把皮手套脱下来扔在塑料袋里

你怎么回事我皱眉问她

什么怎么回事她反问我

我不是说一切行动听指挥么我双眼看向前方努力抑制自己训斥的冲动

指挥指挥谁知道你要想那么久她道

我无心与她争吵匆匆驾车回屋

坐在房间里我越想越不对劲

她的杀人手法怎么会这么娴熟

这个年纪杀人一刀毙命下手的时候居然还那般冷静……

我将手枪藏在裤管腕处也藏了一把弹簧刀故作轻松地走出房间

阿蕙已经把沾血的衣服脱了下来正在看动画片

你杀人的手法很熟练我坐在她身边

一回生二回熟咯她很轻松地答道

我拿出了弹簧刀抵在她脖子上

不如跟我说实话

Daddy , 你今天怎么这么吓人啊阿蕙嗲着声音道我听起来却像恶魔之声

上一个被你叫 Daddy 的是大龙吧我问道

哎呀daddy 你好聪明啊居然能够猜得到阿蕙丝毫不掩饰

你来找我为什么

你说呢你猜是因为什么呀她笑眯眯地看着我

大龙是你杀的

其实这一句不需要问出口也能够知道答案

那是他活该嘛他之前老是打我就算了居然还说我是怪物要杀了我阿蕙眉头一低委委屈屈地说那我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你一开始找我就在计划这个我深呼吸一口气

是啊不然我开口就让你收养我你肯定不同意嘛阿蕙耸耸肩不过你真好骗啊          

你天生喜欢杀人

是哦找个 Daddy 帮我把一切事情计划好我负责爽不是很完美吗

闻言我的手开始发颤

天生喜欢杀人的人我不是没遇见过行业里很多为了发泄入行的变态

可像她这个年纪还这样放纵又自如的……

不过你比大龙聪明哎居然察觉到了那个笨蛋可能死掉都以为我只是他捡回去的呢她道真是没办法那我就换一个 Daddy 吧

我被一个小女孩玩得团团转我在此之前居然一点也没发觉

你不怕我杀了你我的另一只手伸向裤管里的手枪

你不会的你喜欢我阿蕙说着把我的刀子挪开她蹦蹦跳跳地去收拾衣服还似初见时那般的天真收拾好衣服她甚至冲我笑了笑

刚一出门她又跑回来亲了我一口

我还在愣着神

她根本没有善与恶的观念擅长撒谎随性做事没有人教过她对与错好与坏没有人教她看到路边挨饿的孩子应当觉得怜悯杀人应该感到恐惧

她是天生的恶魔

我不能让这样的恶魔苟活于世……

我把裤管里的手枪掏了出来对着窗外双手颤抖直到看见那熟悉的长发与身姿我开了枪一声枪响她直直地倒在了大街上从邻居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从窗里看过去她细嫩的皮肤和鲜血形成的反差十分刺眼

之后我逃离了这座城市我不再做杀手找了一家汽车维修厂干修车的工作时间过得很快我差不多已经忘了当年的事

这天我做完工手机忽然响起接起电话入耳是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明明是燥热的夏日我却感觉全身冰凉

Daddy这么久不见想我了吗

 □ 一然 

奇说妙语:20 个猜得到开头
朗读
赞 · 0
版权属于:

技术小栈

本文链接:

https://inncms.com/110.html(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