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choJoeTheme

技术小栈

统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最新文章

2021-06-07

24 小时前,我死了

24 小时前,我死了
一 24 小时前,我死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就是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间听到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幽幽道:「你已经死了。」 然后我就感觉喉间一痛,有什么东西抹过的感觉。 旋即我就倒在了地上。 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周围围了一圈人看热闹,警察已经拉起了隔离带,我毫不费力地挤进去一看,我倒在地上,流了满地的血,形象狰狞可怖,把我吓到了,这辈子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副样子。 警察和法医在窃窃私语,交流着自己对案发现场的分析判断,时不时在本子上记录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来了几个人把我的尸体给蒙上了,然后抬走了。 我努力听着警察和法医的对话,想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是怎么死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脑袋好像被搅成了一团浆糊,记不清当天的任何事情了,我只记得自己像过去每个日夜那样,下班匆匆忙忙地往家赶,脑海里想着第二天的工作,未完成的项目,然后突然间不省人事了。 「自杀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应该是他杀。」忽然间,我听见一个模样干练的警察说道。 「这是一场凶杀案,凶手的危险性极高,冷静干练,动作利索,一击毙命,不排除再次犯案的可能性。」 我的心有些发冷,恐惧深入骨髓,到底是什么人杀的我,我什么时候和人结下...
2021年06月07日
202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身为班主任的我已经了解了情况,坐视不管的话多少有点过分。 然而说实话,我也有些讨厌这位转学生。 不,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不爽,因为不爽比讨厌更难找出缘由。 「我先下去开车。」我对儿子明波说:「动作快点,时间不等人。」 听到明波在房间里应了一声后,我匆匆下楼。 六点半的街道空荡如洗,唯有几盏街灯点缀着。 嗯?这是什么? 一片被谁撕烂的碎纸恰好飘落到我肩上,上面写着两个字: 「叶子。」  1.  董莉是从市里转来的,这或许是我身为县城高中班主任不爽她的第一点。  我问过其他的科任老师,除了英语老师对董莉有些好感外,其他老师均和我意见相似。 董莉带有几分城市里的傲气,她偏爱打扮自己,妆容也好,衣饰也罢,总是要把自己弄得光鲜亮丽。  这种「冒头」的习惯大概是董莉受人反感的主要原因,不光是同学,所有老师也一贯讨厌成绩不怎么样,却喜好装扮的学生。  说到成绩,董莉几乎所有科目的成绩都烂得一塌糊涂,唯独英语可以考出班上难得一见的高分。  听明波说,董莉喜欢看美剧...
2021年06月06日
175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我勉强睁开有些酸涩的眼睛,瞄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159xxxxxxxx,已被 1678 人标记为诈骗。 「神经病吧,半夜打你妈的电话啊!」突然被吵醒,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直接点了接听,对着听筒一阵宣泄。 趁着对方还没回复的空档,我赶紧挂了电话。这些打骚扰电话的人,根本不值得好好说话,有手有脚的,成天以诈骗为生,我没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就算好的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感到睡意来袭,于是又盖上被子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叮叮叮叮……」 又是谁打来的! 我这回彻底睡不着了,我有神经衰弱症,一旦被吵醒很难再睡着。拿起手机一看,还是那个狗娘养的。我接起电话,一阵痛骂后再次果断挂电话。 可是,三十秒后,手机又响了……这人似乎是跟我杠上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大声地质问。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妈的,明明是你打过来的,你倒是说话啊?」我气不过,又骂了一句:「你拿我寻开心是吧?」 「你听好……」突然有了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这声音突兀响起,倒让我一愣,忘记了去打断他。 「不要使用联网电子产品超过十分钟。将现有电子产品尽快断网。」那男人说。 我打了个寒颤,这男人说话...
2021年06月06日
153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我是一个没有脸的人

我是一个没有脸的人
1 我是一个没有脸的人。 当然,我也不是生下来就没有脸的。 我八岁的时候去偷小卖部的火腿肠,被老板抓到,骂我:「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专学人家偷东西,真不要脸!」 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我学着抢低年级的钱去网吧。有的时候被老师逮到,然后骂我:「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抢钱,真不要脸!」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对隔壁班那个出来「卖」的女孩说:「我喜欢你,你让我睡吧。」 这话又被传到了校长耳朵里,校长给我奶奶打电话,说:「你还是别让他在学校了,家里没人管,我们也管不了。」奶奶把我接走,一边走一边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兔崽子,总有一天我们得被你气死!」 两年后,我「气」死了他们。   2 几个月前,公司里流传着我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阴险小人,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把这个月的工资甩在了我的脸上,说:「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真他妈的不要脸!」 又是不要脸。 既然每个人都骂我不要脸,那我不如变成一个没有脸的人。 我有这个恶作剧般的想法,是在我的二十八岁生日上。 当时,柳乐乐买了一个大蛋糕,上面插满了蜡烛,像一个刺猬一样。我熄灭了灯,整个房间的亮光都集中到了她那张涂着明艳口红的脸蛋上,她在笑,眼睛却...
2021年06月06日
100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可惜不能做你男朋友

可惜不能做你男朋友
桃子是那种站在那里不说话,就会让人有一种能把时间冻结的美感的女生,她的五官不算出彩,但也挑不出什么瑕疵,她会在冬天穿粉色的毛衣,长发垂着,像她的名字。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苹果手机专卖店里,她手上拿起一台新款的手机,目光盈盈,像是充满好奇的孩子,我无法想象像她那么文静的女生竟然能流露出这种孩子气的神情,那时候我隔着玻璃看着她,我喜欢她。 太唐突了,那种感觉像是被一只慌不择路的小猫撞了个满怀,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满足。 是的,我觉得我的余生会因为她而充满色彩,我要和她交朋友,她真的很单纯,对我几乎没有什么防备,我很轻易地拿到了她所有的社交方式。 但是正如大部分三流言情小说般,事情总不会恰恰好,不会恰好她喜欢我,不会恰好她心无所依让我有趁虚而入的机会,渐渐了解她以后,我知道她暗恋一个男生两年,是她同校的师兄,高,帅,打篮球,弹吉他。 狗屎,最恨这种集万千优点于一身的男生,世间本没有备胎,遥遥不可攀的男神多了,像我这种一无是处的男人只能沦为备胎。 其实做个备胎也没什么不好,可惜我连备胎都不是,余生漫漫,我不想放弃。 可能是我比较有安全感,她蛮愿意跟我分享心事,但她的心事都是他,这让我想听又不想...
2021年06月06日
1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