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choJoeTheme

技术小栈

统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搜索到 7 篇与 奇说妙语:20 个猜得到开头 的结果
2021-06-08

我只有七块钱

我只有七块钱
 「我只有七块钱。」她看着我,眼眶红红的,耸着肩膀在那儿抽噎。 我听着厌烦,点了根烟抽起来。 「所以说,你只有七块钱,就想我帮你杀人?」我挠挠头,不可置信。 「我,我可以给你做工……咳……」她看起来并不习惯烟味,即使努力躲闪飘在空中的二手烟,也还是被呛到了。 我走向她,握住她的肩膀,转了一圈,审视着这个小女孩。 她的身型跟邻居家的女儿差不多,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开门。干干瘪瘪的身材,穿着破旧的白色长袖上衣,下身是街边二十多块的牛仔裤。脚上是穿了不知道多久的帆布鞋。 我皱起眉头。 「小孩,我不知道你从哪儿要来的我的地址,可我收费一向是这个价格,」我指了指在木板上刻着的价表,「你如果付得起,我现在就能接下你这单。」 「我没钱。」她手里攥着七个硬币,怯生生地看着我。 「那就请回吧,小朋友。」我躺回沙发, 拉开一罐啤酒的易拉环,将之前关闭的电视机开启,顺便还调了个台。 「我不回,你不答应,我就……我就赖在你家里。」她说着,一把跳上了我的沙发。 「小朋友,你要知道这个社会很险恶的,」我笑着靠近她,「如果我是个恋童的坏人,你现在就逃不掉了。」 「啊!」她仿佛大梦初醒,吓得滚下了沙发...
2021年06月08日
45 阅读
0 评论
2021-06-07

村子里的人都得了一种怪病

村子里的人都得了一种怪病
1 柳州,十万群山,山阳村。 刘犊子是第一个患了病的村民。 怪病在他体内快速繁衍迭代,先是嘴里的味道变得腐败,几天后舌底异痒,忍不住用下齿轻轻刮擦,微有刺痛,之后在他舌底和食道爆发出了连成片的细小脓疮,颜色猩红,奇痒难当,轻轻一碰又是炭烙一般疼痛,小泡很快长得熟透,由红变黄,莫说进食,咽唾沫都像吞了一把针,只能任由口水从嘴边溢出。 村头李大夫拿压舌板挑起他已经无力蜷缩的舌头,见底下长满了小眼睛一样的疱,吓得手一缩,撤了压板,舌肉软软的塌下,居然挤破了几粒透亮的疱儿,颌内泛起淡薄的一层黄水,刘犊子痛苦得张着嘴,发出嚯嚯声,手脚蜷缩,抖得剧烈。 李大夫擦擦汗,交代刘家人准备后事,出门时天色已经晚了。 那一夜黑得并不沉,天空像浸饱了辣椒油的纸,隐隐透出暗色红光,有些不祥。 从刘犊子家回来第三天,李大夫睡前照例要与婆娘亲近,婆娘捂着鼻子问他是不是吃坏了肚肠,李大夫杵在床上思索了会子,只觉得并未吃过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便也不顾婆娘扭头不愿,强将她卷到身下去了。 再隔了几日,李家婆娘去禽户家里换鸡蛋,禽户与她讨价时轻轻皱眉撇头,回家途中觉得舌底喉根有些痒意,便捂着嘴咳了几下,到家见李大夫一脸惶...
2021年06月07日
48 阅读
0 评论
2021-06-07

24 小时前,我死了

24 小时前,我死了
一 24 小时前,我死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就是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间听到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幽幽道:「你已经死了。」 然后我就感觉喉间一痛,有什么东西抹过的感觉。 旋即我就倒在了地上。 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周围围了一圈人看热闹,警察已经拉起了隔离带,我毫不费力地挤进去一看,我倒在地上,流了满地的血,形象狰狞可怖,把我吓到了,这辈子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副样子。 警察和法医在窃窃私语,交流着自己对案发现场的分析判断,时不时在本子上记录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来了几个人把我的尸体给蒙上了,然后抬走了。 我努力听着警察和法医的对话,想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是怎么死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脑袋好像被搅成了一团浆糊,记不清当天的任何事情了,我只记得自己像过去每个日夜那样,下班匆匆忙忙地往家赶,脑海里想着第二天的工作,未完成的项目,然后突然间不省人事了。 「自杀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应该是他杀。」忽然间,我听见一个模样干练的警察说道。 「这是一场凶杀案,凶手的危险性极高,冷静干练,动作利索,一击毙命,不排除再次犯案的可能性。」 我的心有些发冷,恐惧深入骨髓,到底是什么人杀的我,我什么时候和人结下...
2021年06月07日
35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班里转来一名女生,同学们正在孤立她。 身为班主任的我已经了解了情况,坐视不管的话多少有点过分。 然而说实话,我也有些讨厌这位转学生。 不,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不爽,因为不爽比讨厌更难找出缘由。 「我先下去开车。」我对儿子明波说:「动作快点,时间不等人。」 听到明波在房间里应了一声后,我匆匆下楼。 六点半的街道空荡如洗,唯有几盏街灯点缀着。 嗯?这是什么? 一片被谁撕烂的碎纸恰好飘落到我肩上,上面写着两个字: 「叶子。」  1.  董莉是从市里转来的,这或许是我身为县城高中班主任不爽她的第一点。  我问过其他的科任老师,除了英语老师对董莉有些好感外,其他老师均和我意见相似。 董莉带有几分城市里的傲气,她偏爱打扮自己,妆容也好,衣饰也罢,总是要把自己弄得光鲜亮丽。  这种「冒头」的习惯大概是董莉受人反感的主要原因,不光是同学,所有老师也一贯讨厌成绩不怎么样,却喜好装扮的学生。  说到成绩,董莉几乎所有科目的成绩都烂得一塌糊涂,唯独英语可以考出班上难得一见的高分。  听明波说,董莉喜欢看美剧...
2021年06月06日
39 阅读
0 评论
2021-06-06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凌晨四点,我接到一个电话。 我勉强睁开有些酸涩的眼睛,瞄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159xxxxxxxx,已被 1678 人标记为诈骗。 「神经病吧,半夜打你妈的电话啊!」突然被吵醒,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直接点了接听,对着听筒一阵宣泄。 趁着对方还没回复的空档,我赶紧挂了电话。这些打骚扰电话的人,根本不值得好好说话,有手有脚的,成天以诈骗为生,我没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就算好的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感到睡意来袭,于是又盖上被子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叮叮叮叮……」 又是谁打来的! 我这回彻底睡不着了,我有神经衰弱症,一旦被吵醒很难再睡着。拿起手机一看,还是那个狗娘养的。我接起电话,一阵痛骂后再次果断挂电话。 可是,三十秒后,手机又响了……这人似乎是跟我杠上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大声地质问。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妈的,明明是你打过来的,你倒是说话啊?」我气不过,又骂了一句:「你拿我寻开心是吧?」 「你听好……」突然有了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这声音突兀响起,倒让我一愣,忘记了去打断他。 「不要使用联网电子产品超过十分钟。将现有电子产品尽快断网。」那男人说。 我打了个寒颤,这男人说话...
2021年06月06日
46 阅读
0 评论